父与子(一)

浏览量:21 次

父与子,我的父亲和我的儿子。

按我们北方的过年风俗,大年三十晚包饺子的时候在饺子里面放上一枚硬币,如果谁吃到硬币,就寓意谁在来年有好的有福气,,交好运气,一年到头财源不断。在包饺子的都包上糖块,预示着来年生活美好,天天比蜜甜。

美味佳肴已上桌,烫上一壶老酒,和父亲,老婆,儿子一起欢聚一堂,欢度春节。酒过三巡,过年必吃的饺子闪亮登场。开吃前,特意和鲁豫说明了饺子里包硬币和糖块的美好寓意。儿子边听,边瞪大了眼睛。还没等我把话说完,小家伙已经大口大口吃了起来,俨然一个寻宝者,充满力量与无限期望。

最先吃到惊喜的人,是老婆大人。她的笑容灿烂,甜蜜。吃得糖块饺子,儿子赶紧停下筷子,送上了贴心祝福:祝愿妈妈甜甜蜜蜜,幸福。没过一会,我也吃得一个包有硬币的饺子。我也赶紧把硬币展示给大家看,并接受着家人的祝福,恭喜发财,今年发财啦。父亲一如往常,微微一笑,不言语,波澜不惊,仿佛所有的美好都在心里。

眼看爸爸妈妈都有吃到惊喜,儿子有些坐不住了,看着碗里的饺子所剩无几,脸上写满了遗憾。不停问我,为什么他吃不到惊喜。我告诉他,因为爸爸年富力强,要努力工作,赚钱为我们家创造更美好的幸福生活。而他还小,主要任务就是健康成长,学习知足,不断提高自己各方面素质。儿子反问我,那爷爷怎么不去赚钱。我告诉他,爷爷现在老了,他年轻时,贪早摸黑,命赚钱,养家糊口,而且还养育爸爸、大爷二大爷和姑姑四个孩子。我还告诉儿子我的父亲很伟大。儿子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,也就不在计较什么了。老婆把一个包有硬币的饺子夹给儿子碗里,儿子如获至宝,开心的吃起来。突然欣喜若狂的也喊起来,发财了,我发财了。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,我在想,这不就是孩子对年味习俗最好的记忆吗,值得慢慢回味。

父亲在广东小住已二十多日,也慢慢地适应了广东的气候,习惯了我们家的南北混搭菜。我家的这个老小孩和小孩也逐渐有了默契,经常看到儿子看看自己喜欢的儿童节目,就调到爷爷的最爱新闻频道。有时爷爷会问电视里的不了解的事物,鲁豫都耐心的一一解答。随着他们相处时间的增多,原本我给鲁豫做爷爷的翻译工作也光荣下岗了。鲁豫已经从爷爷纯正的山东口音中,大概听懂了爷爷的意思,听懂了我的家乡话。

由于父亲年事已高,已经固定了每天的作息时间。早上十点和下午三点左右,一定会睡上一觉,养精蓄锐。每每这个时刻,我都给儿子说,这是爷爷上班了,睡醒就是下班了。以至于儿子听到爷爷房间有动静或房门打开时,儿子都会笑着对我说,爷爷又下班了。每次爷爷听到,那一道道皱纹里都流动喜悦,更不必说他的眼神,慈祥中带着一点羞涩。

今天儿子开学了。早上父亲醒的格外的早,或许他也想当年送我去学校一样,目送自己的孙子去上学。儿子出门时,爷爷叮嘱鲁豫,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”儿子去上学,父亲也继续上班了。中午时分,我特意带上父亲去接儿子放学。坐在车里的父亲,一直不停的注视着车子行进的方向,无暇顾及窗边的风景。甚至把我询问他中午想吃什么,都听成了到学校了。虽然短短一个上午,爷爷想见到孙子的急切心情,可见是多么的强烈。

接上儿子后,在回家的路上,爷孙聊着今天上学发生的事情。我从后视镜里,看到爷爷把头和孙子的头靠拢在一起,久久不愿分开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父与子(一)
上一篇:天堂的爱情
下一篇:在梦中邂逅